万维网30周年庆:互联网之父伯纳斯-李坚信可以重回初心

2019-03-07

Birth of the Web.jpg

万维网诞生的地方(Home.CERN 网站截图)

本次活动的地点,选在了《华盛顿邮报》总部特区,伯纳斯-李说到:“想象一下,你有一个很大的议题,比如气候变化或治愈癌症,但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想法。而万维网的目标,就是将所有这些人连接到一起”。

转眼 30 年过去,网络似乎被别有用心者劫持。它变成了一个平台,上面有大肆传播的假新闻和仇恨言论,个人隐私被各种贩卖。即便如此,我们仍可以打破这一点。

现年 63 岁的伯纳斯-李表示,他正在努力修复自己帮助创立的线上世界:“我没有成为一位千万富翁,但这并没有什么不好,否则互联网就不复存在了”。

1989 年 3 月 12 日,在瑞士物理实验室 CERN 工作的伯纳斯-李《通用链接信息系统》,以帮助世界各地的学者运行复杂的粒子加速器。

短短几年,万维网的传播范围,就已经远远超出了学者与科学领域。在超链接这个新颖的概念下,以及保持网络基础协议开放且免费的承诺下,人们可以通过点击链接,在互联网上共享信息。

当时的技术专家们,仍在构建大型机来存储数据。但这种分布式共享信息的想法,本身就是革命性的。

伯纳斯-李表示:“有些人认为一切都应该放在他们自己的机器上,不仅将大量时间耗在了这方面,还认为每个人都必须按照这种方式去做,只为了享有结构的控制权”。

但在超链接出现后,人们能够以自己喜欢的形式,对信息进行分类和组织,同时可以轻松地分享。

可以说,互联网络的诞生,催动了一场全球性的技术革命,打造出了数千家今日被整个经济体所以来的系统。万维网诞生 30 年后,全球已有半数人泡在网上、且有近 20 亿个网站。

1993 年,欧洲核子中心(CERN)决定保持超文本传输协议(HTTP)的免费开放,促使了网络的蓬勃发展。在明尼苏达大学宣布了收费许可后,Gopher 协议的竞争力就大不如前。

遗憾的是,万维网的飞速发展,也带来了一些潜在的问题。毕竟只要在大街上走,总能碰到那么一两个坏人。然而社交媒体的问世,让这些不和谐的声音被各种放大。

伯纳斯-李指出,在网络消费的时候,不要忘记思考的重要性。与其抱怨,不如少看垃圾网站。假新闻无法一禁了之,这是一件复杂得多的事情。

然而伯纳斯-李从未预料到,有些组织会利用网络来影响选举和舆论,比如 2016 美国总统大选期间的种种乱象。

他意识到,在一群充满恶意的聪明人的操纵下,这些垃圾信息不仅没有被人们忽视掉,还让一些人深信不疑。

2009 年的时候,伯纳斯-李创建了万维网基金会,旨在促进互联网的平等与可访问性。但是现在,其不得不采取进一步的措施,以重新塑造网络。

为解决困扰互联网的问题,他在 11 月开展了两项重大努力。其一是让网络更加值得信赖、不容易受到当今某些问题影响的网络合约,其二是允许用户控制自己数据的 Solid 新凭条。

前者旨在将政府、科技企业和个人公民凝聚到一起,建立共同的原则来管理网络世界。通过契约的方式,让网络回归科学与事实。

为此,该项目需要尽可能多的人参与,希望世界各地的人们都可以加入讨论。至于仇恨言论或言论自由的界限,不同的地方,显然有着不同的界限。

与麻省理工合作开发的 Solid 项目,旨在让人们更好地控制他们的个人数据。现时这些数据会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被贩卖,而我们的想法是为人们提供存储数据的地方。

将数据存储与应用程序剥离后,用户可以选择在哪里存储数据、且数据可以怎样被使用 —— 这意味着你可以控制亚马逊、Facebook 和谷歌等服务的数据访问。

通过这些努力,伯纳斯-李希望人们能够收回对个人信息的控制权,再次回到万维网设立时的初衷 —— 分享合作,造福人类!

[via Cnet]